<rp id="t7sf0"><object id="t7sf0"><input id="t7sf0"></input></object></rp>
      1. 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 >> 高铁乘务专业进行招生测试 除了拼颜值还得拼英语
        详细内容

        高铁乘务专业进行招生测试 除了拼颜值还得拼英语

        文章内容

        摘 要:2月20日,山东交通学院高铁乘务专业招生测试,计划招100人,吸引了1345人报考,平均13个人角逐一个名额。与往年相比,今年有402名男生报考,男女报考比例为1:4。

        记者探访现场发现,未来“高姐”“高哥”的选拔初试,要经历4道关,不仅要拼颜值,还得有才艺。 2月20日,山东交通学院高铁乘务专业招生测试,计划招100人,吸引了1345人报考,平均13个人角逐一个名额。与往年相比,今年有402名男生报考,男女报考比例为1:4。记者探访现场发现,未来高姐高哥的选拔初试,要经历4道关,不仅要拼颜值,还得有才艺。

        20日早上7点多,气温接近零下,山东交通学院无影山校区,高铁乘务专业测试现场外已经排起长队。山东交通学院是目前省内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招收高铁乘务专业的本科高校,今年是山东交通学院第四年招收高铁动车乘务专业,竞争越来越激烈。2016年计划招100人,报了1345人,报录比13:1,这意味着每13人中仅有1人被录取。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考生要想顺利通过,得过4道关:第一关是初试,主要是形体和礼仪考察;第二关是面试,包括普通话测试和才艺展示;第三关是英语口语测试,考官是地地道道的外籍教师;第四关是体检。只有四关全部通过才能拿到合格证,今年山东交通学院按照2016年高铁乘务专业招生计划1:4的比例发放合格证,也就是发放400个合格证,今年将有近千人遭淘汰。 上午10点左右,二楼候场区卫生间的镜子前,一个女生正用湿巾擦着脸颊,边擦边说还是浓了点。

        这位姓袁的女生来自济宁,早上4点便起床梳洗,用了一个小时化妆,可到现场后却听见学校的工作人员提醒其他女生妆不要太浓,就来化妆间擦一下。 记者看到,在初试入口处,几位工作人员挨个对考生进行身份审查,除了核对考生信息外,还会看学生的仪容,如果有化浓妆的,就会递给考生湿巾,要求其卸妆。我们允许考生化淡妆,但不能化浓妆,目前化妆技术越来越高了,不排除一些学生用化妆掩盖住脸上缺陷的情况,但学生毕业应聘的时候,很多单位都要求学生素颜应考,所以我们也提前把关。

        山东交通学院艺术与设计专业院长孙龙杰表示。 火车上靓丽、帅气的高姐高哥,是如何炼成的?记者从该校招办了解到,高铁乘务专业的学生,其校内课程涉及乘务英语、英语交际口语、第二外语、乘务礼仪、舞蹈与形体训练、普通话等专业。学生毕业后除了从事高铁动车乘务工作之外,还可从事空中乘务、海上乘务、外企的外事接待、公关礼仪等管理工作。 今年是山东交通学院首批高铁乘务专业学生毕业。孙龙杰介绍,首批毕业生一共有29人,其中有2人选择自主就业,其他27人中有2人当了空姐,其余25人均在铁路部门就业,毕业基本都能签约。

        要成为一名真正的高姐并没那么简单。咬筷子练微笑、按角度练鞠躬、救护知识烂熟于心进入铁路系统后,他们至少要经过3个月的培训,考试取得相应合格证后才能跟车。从服务礼仪、规章制度、应急救护,到高铁设施设备的使用、旅客心理学,再到化妆技巧、规范用语等都需逐一培训。 根据值乘的线路等情况不同,高姐高哥的工资会有差异。一般而言,他们的收入为每月三四千元,一般是上二休三的工作节奏,这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是一份不错的工作。当然,越是节假日越忙碌的状态,是需高姐高哥和家人共同跨越的坎儿。尤其是春运期间,人口大迁移的绝大部分客流都需铁路运送,加开的临客也需有人服务,他们经常处于连轴转的状态。

        平时坐火车您一定很好奇,穿着不同颜色服装的铁路人都是负责什么工作的。以济南铁路局为例,具体说来,穿着玫红色上衣、黑色裤装或裙装的是乘务员,也就是我们的高姐高哥穿着蓝色服装的则是乘服人员,主要负责列车内的保洁;穿着橙色服装的是餐车服务员,负责为旅客提供餐食、饮品等。此外还有机械师、乘警,以及我们基本见不到其庐山真面目的列车司机。











        在线客服
        - 18349362188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18782417346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18981743263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18080949232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黄大仙论坛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